网红“流浪大师”沈巍一个月收入超10万!
http://www.zgxsw.xin | 时间:2019-06-06 09:03 | 关注人次[ ] | 字体设置:

一辆黑色雷克萨斯停在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的门口,穿粉色短袖衬衣的沈巍下了车,三个和他一起下车的小伙子,递水,递手机。一会儿,10多位粉丝陆续从西泠印社的方向涌来,举起手机,对着沈巍拍摄。

 

t01c9b1a4722b022339.jpg?size=720x540

 

上周六,“流浪大师”沈巍来到杭州,在这里逗留到本周二。去了岳庙、小瀛洲,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有粉丝跟随直播。

 

52岁的沈巍此前曾是上海某机关公务员。在上海流浪20多年,一直以捡垃圾为生,他虽蓬头垢面但能讲史书、谈掌故,今年3月,被人录制视频上传网络而意外走红。全国各地的网红、主播们蜂拥到沈巍的栖身地拍摄,最多时有上千人围观。

 

做了网红3个月后,沈巍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唯一不变的是依然有人跟拍他。粉丝们拿着手机,跟在他身后,不停直播。

 

 

点击观看视频↑

 

1

两个手机同时拍摄

 

周二下午2点,太阳热辣辣,沈巍来到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后,没急着进去,而是在门口等待。

 

“有粉丝从上海过来,等等他们。”小飞是目前和沈巍走得最近的一个人。网上说,小飞认了沈巍做义父。对这个说法,沈巍不置可否,“这是他的隐私。”

 

t0197cf3b902be19347.jpg?size=720x960

 

 

最近一个多月来,沈巍离开上海先后去了新疆、广州、成都、杭州,的确都是小飞一路陪伴,他是所有粉丝中,最清楚沈巍行程的人。

 

粉丝们很快聚集在门口,有的从上海来,有的是杭州本地的,一行10多人进了博物馆。

 

花白头发的沈巍走在最前面,在大厅里,他双手叉腰,粉丝们举着手机,跟随在后。有旁观者小声问:“这是什么领导来了吗?”

 

从展览的前言开始,每一个展位前以及有文字介绍的地方,沈巍都会停下来,凑近看。这时,粉丝们就紧跟上去,把他围起来,各自选取角度,拍摄。很多人拿着两个手机,时时刻刻对着他,不想漏掉他说的任何一句话。

 

一位穿白色T恤的男子一手举着自拍杆,高高伸过人群,做直播;一手拿着另外一只手机,一刻不停地拍视频。

 

“拍些小视频,做花絮。”他笑嘻嘻地说。他的直播账号是专门直播沈巍的,“有3000多粉丝,都是冲着沈老师来的,纯的。”

 

另外一位穿橘色裤子的男子,也一手举着一只手机,“有些粉丝来不了现场,我帮他们拍一点。”

 

原本清净的博物馆,变得有些热闹。

 

t01c31e4ab6a0d11213.jpg?size=720x540

 

2

 

 

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

 

看起来,沈巍对博物馆的一切都很感兴趣,而且讲得头头是道。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沈巍开讲前,总是用这句开头,一手背在后面,一手指着展品。

 

围着他的粉丝们,都忙着直播,回答的寥寥。沈巍倒也不在意,自顾自地讲解。

 

看到介绍中用了“凤凰涅槃”,他就讲到郭沫若;

 

看到萧山跨湖桥出土的文物,他就讲萧山小萝卜,“我小时候经常吃,可惜没像涪陵榨菜那样有名。”;

 

看到“清代文人野外消闲图”中的人物随身携带笔墨,他就说,“如果这是一个现代人,随身携带的肯定是手机、充电宝。你们没有充电宝可不行,一会儿找不到就急了。”

 

他还会指着那些书画说,“这两幅画够你们在上海买几套房子了。”

 

只有这样的话,才引得围观者的一阵轻笑。

 

t01947f049d8b43e94c.jpg?size=720x540

 

 

我问白T恤,有没有听沈巍在讲什么,他盯着手机屏幕,爽快地回答,“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

 

我转头问另外一个直播的男子,他摇摇头,“太专业了,听不懂。”随后,他指指手机屏幕,“主要是播给他们(收看直播的人)听。”

 

我看了一下两人的直播,一位有200多人在线收看,一位只有两位数。

 

看展览的沈巍也会和主播们互动,他问,“有多少在看直播啊。”

 

有人喊,“几百个。”

 

沈巍带着调侃的语气回,“才几百个啊。”

 

旁边的白T恤男子苦着脸说,“我才几十个,你能不能帮我喊一声,看的人肯定刷刷刷就上来了。”

 

t012510059cada40f80.jpg?size=720x540

 

 

3

粉丝间的暗战

 

快走出博物馆时,一位大姐冲到沈巍面前,激动地和他握手,“沈老师,我每天都看你的直播,这次终于见到你本人了。”

 

大姐有些语无伦次,她说她和老公都是沈巍的粉丝,当天听说沈巍在杭州,两人一定要来见一面,中午跑到省博武林馆,白白等了快两个小时,后来看到别人直播,是在孤山馆,就赶了过来。

 

一位便利店的小哥看到沈巍,搓着手上前,打招呼,“你是沈大师吧。”

 

沈巍淡定回应,“对,我是。”

 

这些是看到本尊就很满足的粉丝。

 

沈巍目前在快手上有90多万粉丝,他每天晚上准时做一个小时的直播,最多时候,有两万人在线观看。

 

围绕着沈巍的所谓粉丝们,也有自己的暗战。

 

小飞曾建过三个分别有300多人的粉丝群,群名叫“护巍队”,后来又解散,他说是因为有“黑粉”。

 

小飞所谓的黑粉,是有一部分粉丝认为,小飞控制、利用沈巍,让沈巍为自己的生意站台,这部分粉丝有自己的群,群名有“守护沈巍”,有“纠正沈公”。

 

“我教老师开了自己的直播账号,自己做直播,切断了一部分人的利益。”沈巍的快手账号都是小飞在打理,他否认其利用沈巍卖产品。

 

按照小飞的说法,沈巍这一个多月的出行,都是他陪同,“去哪里,是老师自己定,我只是跟着,帮忙。”

 

出行的机票、住宿、餐饮等费用,包括沈巍目前在上海的住宿,部分是小飞承担,部分是当地邀请的粉丝承担。为沈巍花费了多少,小飞不愿说,“这是我自己愿意的。”

 

小飞说,他最初找到沈巍,的确是为了涨粉,但后来被打动,想帮助他。

 

粉丝们这种纷争,沈巍说自己不知道,也不在意。

 

“我不喜欢被粉丝前呼后应,但对他们,我抱着感恩的心,即便是黑粉。如果我的热点能帮助别人,那也没什么不好。我最怕的是别人说要拯救我。”

 

t01e7866c3351d4c909.jpg?size=720x540

 

 

新闻深读

和沈巍面对面:要打赏就像高级讨饭

 

问:现在是每天都直播吗?是不是已经接受了这种方式?

 

沈巍:每天都直播。这是我唯一不脱离社会的方式,虽然没办法,但必须坚持下去。其实,这种形式我不适应。我做老师,面对着学生 ,有现场感,如果是在展品面前,能勾起知识点,但是直播,就面对着一个手机,看着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开始我不愿意搞直播,但他们(小飞)盯着我搞,说这是我唯一的出路。

 

我想我也必须要一个平台,能发表观点。比如我捡垃圾是保护环境,为了资源节约,但别人说我是神经病,脑子有问题。

 

老天爷给了我一个说话的机会 ,还有这么多人听 ,这其实很好。

 

有人说我是直播的清流,我不这么想,只是想表达我的意思。但也有人诋毁我,经常投诉举报,让我筋疲力尽。

 

直播打赏我一分没动

 

问:直播的打赏多吗?

 

沈巍:首先我想说,打赏是法律允许的。我是4月底开始直播,现在有10多万元吧,但是这个钱我从来没用过。(小飞插话:10多万并不是都归老师,平台还有提成。)

 

说实话,我觉得打赏就像高级讨饭。

 

我不用这个钱是因为我的生活状态没到用钱的份。吃,跟他们在一起,他们会主动买单。主动买单的原因是,我晚上为他们的平台站位的话,他能够得到打赏,或者他认为我带来的东西高出他付出的东西,算是长期投资。

 

但我对未来不看好,直播会怎样,我也不知道。也有公司说要我和合作、包装,但我觉得我个性不适合,我在镜头前表演欲不强。

 

关于打赏,有个粉丝曾经送我一本很贵的书,两百多元,我说太贵了。他说,我每天免费看你的直播,学到知识,已经赚到了,本来我应该拿钱看的。这就像花钱看展览一样。

 

t01256b4082fa499ee9.jpg?size=720x960

沈巍的粉丝

 

我没有助手

 

问:这一个多月去了很多地方,行程都是有人安排好的吗?

 

沈巍:网红之后,各地的粉丝都会通过他(小飞等人)私信找我,我快手的私信是关掉的,因为怕太多人发。比如这次就是,杭州有粉丝说想见见我,我刚好有时间,就来了。

 

这种邀请经常有,但有的可能联系不上,有的可能没办法成行 ,比如还有日本、新加坡的邀请,但是这要护照,费用怎么承担,都是问题。

 

我现在身边没有什么助手,都是临时的,刚好他在身边,就一起。从长期考虑来看,必须找个有能力的,或者比较信得过的,但目前来说,从内心来说,还没有这几个条件都具备的。

 

粉丝变零,我也无所谓

 

问:走到哪里,都有粉丝跟拍,现在习惯吗?

 

沈巍:我不喜欢这种状态,不喜欢粉丝前呼后拥。但对待粉丝,我抱着感恩的心,我得承认 我的改变是他们给的。这种改变和我的个性不合拍,但我要适应。这是别人求之不得的, 我平白捡了一个机会,我要珍惜,但我没有陶醉感。

 

我不会关注粉丝的数量,即使今天我粉丝变0 ,我不红了,我也无所谓 ,因为我本来就不要人看我。特别是有些疯狂的女人 ,千里迢迢过来 ,我有点怕了。我的心态没变,一直云淡风轻。

 

他们当初认为我流浪苦,但我不觉得苦,我觉得苦的是,你们认为我脑子有问题。

 

说实话,粉丝经济,流量经济,这些我都不懂。粉丝多了,能怎么样 ?80万粉丝,又不能给我80万人民币。

 

我现在是高级流浪

 

问:你现在在上海,都住在宾馆吗?

 

沈巍:不是宾馆,其实是旅馆,宾馆太刺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直播是高级讨饭,就像古代幕僚,没本事,就到某某手上做事,每个月拿赏钱,还不能说不好。但别人还盯着你,说你在某某手下做事,钱不少吧。其实是甘苦自知。

 

我住旅馆,也是高级流浪,经常换,很累,无奈之举。我希望是有个家,早晚规律 ,但现在我待在哪里,都有人围着。高科西路那边,每天都有二三十人,只要我热度不减,他们就靠谈我的事过日子。

 

 

 

 

别人蹭我的热点,我觉得这是美美与共,能用我身上的热度给别人带来温暖,也没什么不好。我最怕别说要拯救我,让我过上幸福生活。

 来源:中国地方发展通讯社  作者:木洋 顾问:文策  
专题报道
苍溪县孙坪村党员测评纪实
苍溪县孙坪村党员测评纪实
青川县党政办公楼没有围墙不设门岗
青川县党政办公楼没有
·广元市委办与苍溪县国资局联合开展春节前慰
·肖家坝中央干道项目已征房屋拆除工作顺利完
曝光台
少林寺进香掏空你的钱袋 坑你没商量
少林寺进香掏空你的钱
苍溪110名农民工出境务工被骗30多万
苍溪110名农民工出境
赵薇入新加坡籍  央媒批评 别让赵薇跑掉
赵薇入新加坡籍 央媒
北京是骗子重灾区 527个“协会”全是忽悠人的!
北京是骗子重灾区 527
图片资讯
张世忠出席县政府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
张世忠出席县政府第三
“4.23世界读书日”表彰晚会在四川工商学院举行
“4.23世界读书日”表
廉洁主题川刷《草鞋县令》12月20日在成都首演
廉洁主题川刷《草鞋县
苍溪县委巡察办全体成员收看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实况
苍溪县委巡察办全体成
民声传递
·海南一律师喊冤 曾遭“网上追逃”还被判刑
·社保费率又降了 企业职工都受益
·8900万企退人员怒喊 是什么原因让我们还这样
·美国女记者东莞卧底三年 写出纪实作品震惊了
·2018年中国接收安置退役士兵40多万名 军转干
公检法司
·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
·江西8名“保护伞”落马 杀人仅判三年半
·中纪委国家监委推进深挖彻查涉黑涉恶腐败和“
·内蒙古超400人涉案的系统窝案被查
·云南扫黑除恶最新公布 公检法系统落马近50人
焦点网谈
·止暴制乱 幕后黑手必须被斩断
·7月底前 这16省份有一笔钱将发放到位
·两天里5人死亡2人失踪!要引起大家注意
·苍溪国家级投资7.71亿大工程正开工建设中
·四川绵阳游仙区第一大镇 入选全国重点镇
注:凡本网刊载的网民来信和转自其它媒体网站的信息资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一经核实立即删改。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
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7.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版权所有·中国《新署网》工作委员会 蜀ICP备:16009268号-4 公网备: 5101065083016号 中国地方发展通讯社同盟网站 主编QQ:915360888
本网主编急电:13880331708 本网英文域名:zgxsw.xin 国际第一域名:zgxsw.org 主编QQ:915360796@qq.com
本网律师:马德彬 执业证号:15108200310635587 律师咨询电话:18683982227 执业机构:四川达权律师事务所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  
  • 公安厅信息网络安全报警服务网站  
  • 互联网协会  
  •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